失联航班未登机记者:报社新安排让我躲过一劫

  去往成都的游客闻讯后面色凝重。

  扬子晚报记者徐金在吉隆坡机场。

    中国大使馆工作人员先行到达。

   央视连线扬子晚报记者徐金。

  扬子晚报记者内心独白 提笔忘词。无法开头,无法铺垫。

  这次出差前几周,我已规划好了返程路线:吉隆坡红眼航班飞北京,这样能赶上周六中午一个采访。临行前,因为工作安排的突然变动,北京不用去了——这样更好,睡个懒觉,取道广州直接回家。

  怎会想到,一夜凋敝。把我叫醒的是早8点多的一通电话,是我的同事。电话接通后,她先说的居然是“太好了,你接了”,然后告诉我从新闻上看到的客机失联的消息。默默挂掉电话,接着是第二通、第三通关切的电话……

  我爱的人和爱我的人们,我想对你们说:我很安全,可是我的心却无法平静。

  那一秒,我告诉自己:“你是记者,你得报道;你差点是他们中的一员,你必须得知他们的下落。”于是,我立刻赶往机场——那一路,怎么那么漫长。

  扬子晚报记者 徐金

  机场见到五星红旗 家的感觉

  赶到机场时大约上午10点多,中国大使馆的工作车辆已经先行到达了。尽管只是车头那巴掌见方的小国旗,但这是我短差在大马三天来第一次看到鲜艳的五星红旗,立刻便有种家的归属感。敲开车窗,简单自我介绍后,司机大哥告诉我,使馆的工作人员已经进入机场与航空公司沟通了。

  机场没有任何混乱 失联未传开

  吉隆坡国际机场比预想中平静和井然。出入港航班几乎没有延误,马来西亚航空公司的办票和咨询柜台更没有想象中的拥堵和混乱。

  从马航工作人员那里要来了新闻处工作人员的电话号码,但两个号码一直无法拨通。

  当时消息比较混乱,一度从国内的渠道得知,失联客机不排除在越南领空遇难,于是我又跑去越南航空服务台咨询,可他们得知消息后竟也满是惊讶——是啊,这架飞机就是这样确确实实地失踪了,我还能采访出什么真正有价值的信息呢?